标签:法国尼斯到巴黎

在“蔚蓝海岸”感受“巴黎之外的法国”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osannaandclint.com/,尼斯

穆然一家画廊的女画家见到中国记者十分开心,在她的画作前摆出各种“POSE”让记者拍照。摄影:吴勋高鑫诚

戛纳湾里的圣埃诺拉岛和岛上的修道院。关于这个小岛,修道院、城堡要塞、葡萄园、葡萄酒……有许多可以探究的历史和现实。摄影:吴勋高鑫诚

在伊甸豪海角酒店,主人让记者品尝烤鲈鱼。海鲈鱼是“蔚蓝海岸”地区特产之一。摄影:吴勋高鑫诚

尼斯市场入口处专心作画的自由艺术家。在“蔚蓝海岸”的一些大小城市,市场不仅是购买日用品、二手艺术品的场所,更成为游客们的观光景点。摄影:吴勋高鑫诚

尼斯的内格雷斯科(LeNegresco)酒店收藏、陈列有大量珍贵艺术品,让人觉得是进了一座博物馆。摄影:吴勋高鑫诚

如果不告诉你你可能猜不到,在绿植和薰衣草掩映之中的低矮房舍,就是穆然五星级的卡蒂勒酒店的一幢客房楼。摄影:吴勋高鑫诚

如果你没有去过法国,或者没有去过巴黎之外的法国,提到法国旅游,脑海中首先出现的,也许是埃菲尔铁塔、卢浮宫、塞纳河等著名景点,或者是巴黎闲适优雅的生活方式。这些确实都是法国旅游的名片,但是,法国不只有巴黎。

承法国欧洲与外交部之邀,中国记者一行7人不久前专程赴法体验法国旅游。其中几天,我们在滨海阿尔卑斯省沿海地区的尼斯、戛纳、昂蒂布、穆然等几个大小城市(镇)之间穿梭。漫步在这片北靠阿尔卑斯山脉、南临地中海的“蔚蓝海岸”,虽然只是蜻蜓点水、浅尝辄止,每一个城镇、每一座建筑、每一条道路、每一家酒店……都让我们感受到了与巴黎迥然不同的美丽与精彩。

踏进尼斯(Nice)这座城市的时候,照例是艳阳丽日,建筑物反射着充足的阳光。

尽管是滨海阿尔卑斯省首府和最大城市,尼斯市人口也只有区区35万。但这丝毫不影响尼斯在法国人、在世人心目中的旅游胜地地位。据尼斯市参议员、副市长玛丽·多米尼克·拉美勒(MarieDominiqueRamel)女士和尼斯市旅游局局长丹尼·扎农(DenisZanon)先生介绍,尼斯城大约建造于公元前350年,一二百年前,尼斯还只是英国等外国有钱人来过冬的地方;但现在,尼斯已经是仅次于巴黎的法国第二大旅游目的地。每年到访尼斯市区的旅客数量超过400万,超过这座城市本身人口数量10倍。尼斯每年接待游客的62%来自国外,其中以英国最多;中国以每年2.2万人左右排名第七,而且到访尼斯的中国游客逐年增加。

尼斯的发展,得益于旅游业;旅游业的发展,又源于这里“独特而神圣的”古罗马历史文化和典型的、终年温暖的地中海式气候。在这里,与历史文化遗产有关的罗马遗迹、博物馆比比皆是。四季花开,普罗旺斯风格融在每一条大街小巷。

不能不提到城堡山,今天的尼斯城就是几千年前从这里发端的。中世纪城堡要塞在300多年前已经被毁,如今只余下几面残墙。不过,历史和美景,仍让这里成为尼斯最著名的景点之一,据说城堡山是几乎每一位到尼斯的游客必须要到达的地方。

在并不高大的城堡山上俯瞰天使湾,景色令人心旷神怡。稍稍换个角度放眼望去,尼斯老城就在眼前,正午的阳光,给或高或低、色彩本来就丰富的建筑统统披上明亮的外衣。想象中,如果是夜晚登山四望,万家灯火的尼斯和夜空下的天使湾,应该是另一种摄人心魄的韵味。

因时间所限,记者一行在尼斯只是走过“英国人散步大道”,在城堡山鸟瞰过天使湾美景和尼斯市容,甚至都没有下到天使湾的海水中一洗征尘。但是,仅仅我们涉足过的这些地方,加上当地朋友的介绍,当我们走出尼斯的时候,已经有了“下次再来”的预谋。

离开的时候记者突然联想到,作为一座法国城市,尼斯的地名难道与英文“nice”有什么关系?尼斯果然很“Nice”——神圣的古罗马历史文化、普罗旺斯薰衣草田散发出的浪漫芬芳、带有异域风情的地中海美食、宜人的气候……从任何一个角度看,尼斯都是人们心中的旅游、度假天堂。

正在申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英国人散步大道”,也是游客在尼斯必到的地方。甚至有一种说法:如果不去这条大道上走一走,会有“枉来法国、枉到尼斯”之憾。

正午时分,记者一行一边行走在“英国人散步大道”上,一边听着有关这条路的“履历”。从18世纪初开始,有钱的英国人看中了这里的空气、海滩和阳光,大量来这里度假、过冬,每天在海滩边散步,欣赏海景和岸景。富有的英国人开始沿海岸修筑一条步行道,并不断地加宽、延长,铺上了柏油,当地英国人称其为“英国人道路”,又称“盎格鲁大道”。1860年尼斯被并入法国,这条道路才按法语改名为“英国人散步大道”。到现在,这条海滨大道已经长达5公里,一边是天使湾,一边是尼斯城。路旁种满了棕榈树和各种花卉,沿途风光明媚。

众多游人在大道上真的“漫步”,一边东张西望一边拍照。在路基下不远处,男女老少或在海水中嬉戏,或划着皮艇,或躺在海滩上“暴晒”,也有比基尼女郎在刺眼的阳光下读书。让人不解的是,这里的海滩并不是细软沙子,而是鹅卵石。记者穿着鞋子走在上面都觉得有些硌脚,那些铺着一张薄布躺在鹅卵石上的人,不会感觉到“硌”或者太过“热烈”吗?也许这是一种什么疗法?

逛完这条大道,有一件事情颇让人回味。英国和法国在历史上曾有过百年战争和诸多纠葛,到现在仍然龃龉不断。但是,法国的一处著名景点、一条“最美大道”,却以“英国”来命名,足见法国人民尊重历史的胸怀。

我们的“普罗旺斯和蔚蓝海岸之旅”伊始,首先到达的却是一个“远离”海岸的地方:穆然。

从尼斯机场驱车20多分钟,记者一行入住的第一家酒店卡蒂勒酒店(LeMasCandille),就非常惊艳。从大门进入,占地4公顷多的酒店区域里,法国尼斯到巴黎到处都是灰白颜色的橄榄树、一簇一簇的薰衣草和成片的叫不上名字的各色花草。从客房窗户北望,近在眼前的那片绿树掩映中似城似村、如诗如画的地方,就是著名的“香水之都”格拉斯。

酒店只有三幢看起来像是农舍的低矮建筑。与其说这是一家酒店,倒不如说是公园或农庄。酒店销售经理卡罗尔·鲁维耶(CaroleRouvier)女士告诉我们,酒店正是从18世纪的橄榄树农场和农舍发展演变而来的,上世纪60年代才被改造成旅馆。后来,英国人马克·西尔弗先生购买了这家酒店,并于1991年重张。现在,五星级的卡蒂勒酒店在穆然13家酒店中排名第一,也是法国“驿站与城堡酒店协会”的一员。

农场(Mas)楼、城堡楼、别墅楼三幢客房楼各有特色,如名称所示,农场(Mas)楼代表了法国南部普罗旺斯地区的农场特色。看似城堡甚至农舍,酒店设施却齐全、现代、时尚,先进的网络和通信设施自不必说,欧洲高档酒店必备的SPA水疗中心、大小多处室外泳池、各种风格的室内外餐厅,应有尽有。

卡蒂勒酒店总共只有45间客房。老板马克·西尔弗先生说,他的酒店不以“大”取胜,追求的是让客人接近自然,产生“家”的感觉,这里“最适合希望在宁静、隐匿的环境中体验豪华酒店的游客”。

在蔚蓝海岸地区,我们参观过好几家酒店,无论是卡尔顿洲际酒店、伊甸豪海角酒店(Cap-Eden-Roc)还是朱阿那酒店(Juana),每一家都既有厚重的历史渊源,也有独一无二的特色。尤其是尼斯那家收藏、陈列有大量珍贵艺术品的内格雷斯科(LeNegresco)酒店,让人一时不知是酒店还是博物馆。

从戛纳往北七八公里,就是被称为“法国最美小镇”的穆然(Mougins)。记者一行从卡蒂勒酒店出来,步行二十分钟左右就到达穆然老城。

穆然镇位于一个小山顶上,外来车辆好像不被允许进入镇中心区域。除了最主要的那条道路之外,多为悠长而曲折的巷子。很少看见居民,游客也稀稀落落的。建筑物挤挤挨挨地分布在道路和巷子两侧。有很多画廊,因为游客不多,这些画廊有“门可罗雀”的观感。记者一行进入其中一家时,漂亮的女画家居然兴奋得手舞足蹈,很开心地跟中国记者合影。

这里曾经居住过很多名人,立体派画家毕加索就曾是穆然居民,他的名声也给这个小镇增添了许多传奇色彩。

明媚、静雅、温馨、和谐,是这个小镇给人留下的强烈印象,以至于夕阳西下天已渐暗的时候,同行的一位年轻女记者还要并敢于独自留在这里拍照。

如此美妙之地,为什么游客并不多?穆然旅游局局长克里斯托弗·图雷特(ChristopheTourette)先生和国际部部长伊丽莎白·阿祖莱(ElisabethAzoulay)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无意间表达了他们的一种矛盾心理。他们说,穆然是真正处于大海和山脉之间的地方,这里有艺术,有地中海特色的美食,有安静的氛围,有充足的阳光,离娱乐和购物场所也非常近,可以说独具特色。尤其是,穆然还有“内地小城天然的安全感”。穆然目前每年大约接待1万多名游客。他们的矛盾心理在于:一方面,旅游部门希望更多人知道并愿意来这个地方度假旅游;另一方面,为了保护穆然小镇的自然、宁静之美,他们似乎也并不特别希望吸引大量游客。

在“蔚蓝海岸”地区旅游,博物馆和美术馆是不大可能回避的去所。此行法国,我们至少参观了七八家博物馆,卢浮宫、凡尔赛宫、奥塞博物馆和橘园美术馆、雅克马尔-安德列博物馆、夏加尔博物馆、毕加索博物馆,等等,都留下过我们的足迹。昂蒂布的毕加索博物馆,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尤深。

毕加索博物馆在昂蒂布一个面向大海的僻静处,所在建筑最早是建成于古希腊时期的城堡,1925年被昂蒂布政府购买,被改造成历史与古物博物馆。1946年9月至11月间,立体派绘画大师毕加索曾在昂蒂布居住、作画,后来向博物馆捐赠出自己在“蔚蓝海岸”时期的所有画作,包括23幅油画和44幅素描作品,附加条件是,这些画作必须永远留在昂蒂布。1966年,城堡正式成为毕加索博物馆。这是世界上4家(另外3家在西班牙和法国巴黎)毕加索博物馆之一。

昂蒂布旅游局媒体负责人贝特利斯·迪·维塔(BeatriceDiVita)女士,对毕加索在昂蒂布期间的每一个故事、对博物馆里的每一幅画作,都烂熟于心。据她介绍,毕加索在昂蒂布和蔚蓝海岸期间,经常会采用胶合板等出人意料的材料作画,有时还直接画在墙上;他以海洋物种为灵感源泉,画静物,画半人半马、半人半兽,每一幅画作都充满自然主义灵感和立体派特征;“生活的乐趣”则是毕加索那个时期的创作主题。

正如当初约定的那样,毕加索的这批作品被永远留在了昂蒂布,甚至没有任何一幅借出展览过。“如果你们想看毕加索在昂蒂布的作品,那就得来昂蒂布。”

那天在尼斯,从城堡山下来,我们吃到了几天来最可口的一顿午餐,在阿琪亚尔多(ChezAcchiardo)尼斯特色餐厅。在吃多了法式大餐之后,这里的餐食(包括尼斯饺子)特别符合中国人的口味。

按照尼斯旅游局专门找来介绍情况的几位旅游从业者的说法,尼斯美食深受意大利的影响,带有鲜明的普罗旺斯特色。尼斯特色美食以前多为“穷人吃的菜”,食材、调味品都必须产自本地,必须新鲜(不经过冷冻)。用现在的观念来看,选料和烹饪方法都十分自然、绿色,口味舒适、健康。作为经营尼斯美食的餐厅,必须经过专门的“尼斯美食认证”。

尼斯美食只是我们在蔚蓝海岸地区品尝过的众多美味之一。比如在昂蒂布,我们听说的当地三大美食就有鲈鱼、芦笋和奶酪。此外,仅在尼斯就有1800多家餐厅,法国和世界各地风格的美食应有尽有,说尼斯是“世界美食之都”也不为过。

美食离不开美酒。在最负盛名的葡萄酒产地法国,普罗旺斯地区的葡萄酒也大名鼎鼎、风格独具。普罗旺斯地区因气候与土壤的不同,产出的葡萄种类和特点也不尽相同,尼斯粉红葡萄酒是与波尔多红酒、波旁干白葡萄酒齐名的法国美酒。

此行法国,记者涉足过的许多地方,轻易就能发现许多“中国元素”:卢浮宫、凡尔赛宫的中文指示牌、中文网站;“欧洲通”正致力于将“微信支付”引入法国;巴黎“老佛爷”百货公司里多达800名中文服务人员;等等。

仅仅在尼斯,与中国有关的元素就非常之多。除了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造访尼斯,玛丽·多米尼克·拉美勒女士告诉我们,尼斯与中国城市之间目前还没有直航航班,但尼斯市政府正在努力,希望两年内与中国上海实现直航。尼斯与中国广州和厦门是友好城市,有许多良好而具体的合作,今年5月刚刚在厦门举办了非常成功的嘉年华活动。从几年前开始,尼斯可以在市政厅为中国青年举办免费婚礼。玛丽女士还非常希望尼斯与中国重庆开展旅游合作,因为她觉得法国人、尼斯人应该会很喜欢重庆。尼斯“老佛爷”也有很多方便中国游客购物的中文导购。玛丽女士甚至还建议、要求这里的宾馆适应中国客人的饮食需求,早餐时提供米粥等食物。——中国客源在尼斯旅游管理者和从业者心目中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关于“蔚蓝海岸”,说是说不尽的。还是用脚、用眼、用心去感受更好,无论初涉还是重温。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高鑫诚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7年08月14日 05 版)

如果你没有去过法国,或者没有去过巴黎之外的法国,提到法国旅游,脑海中首先出现的,也许是埃菲尔铁塔、卢浮宫、塞纳河等著名景点,或者是巴黎闲适优雅的生活方式。这些确实都是法国旅游的名片,但是,法国不只有巴黎。

承法国欧洲与外交部之邀,中国记者一行7人不久前专程赴法体验法国旅游。其中几天,我们在滨海阿尔卑斯省沿海地区的尼斯、戛纳、昂蒂布、穆然等几个大小城市(镇)之间穿梭。漫步在这片北靠阿尔卑斯山脉、南临地中海的“蔚蓝海岸”,虽然只是蜻蜓点水、浅尝辄止,每一个城镇、每一座建筑、每一条道路、每一家酒店……都让我们感受到了与巴黎迥然不同的美丽与精彩。

踏进尼斯(Nice)这座城市的时候,照例是艳阳丽日,建筑物反射着充足的阳光。

尽管是滨海阿尔卑斯省首府和最大城市,尼斯市人口也只有区区35万。但这丝毫不影响尼斯在法国人、在世人心目中的旅游胜地地位。据尼斯市参议员、副市长玛丽·多米尼克·拉美勒(MarieDominiqueRamel)女士和尼斯市旅游局局长丹尼·扎农(DenisZanon)先生介绍,尼斯城大约建造于公元前350年,一二百年前,尼斯还只是英国等外国有钱人来过冬的地方;但现在,尼斯已经是仅次于巴黎的法国第二大旅游目的地。每年到访尼斯市区的旅客数量超过400万,超过这座城市本身人口数量10倍。尼斯每年接待游客的62%来自国外,其中以英国最多;中国以每年2.2万人左右排名第七,而且到访尼斯的中国游客逐年增加。

尼斯的发展,得益于旅游业;旅游业的发展,又源于这里“独特而神圣的”古罗马历史文化和典型的、终年温暖的地中海式气候。在这里,与历史文化遗产有关的罗马遗迹、博物馆比比皆是。四季花开,普罗旺斯风格融在每一条大街小巷。

不能不提到城堡山,今天的尼斯城就是几千年前从这里发端的。中世纪城堡要塞在300多年前已经被毁,如今只余下几面残墙。不过,历史和美景,仍让这里成为尼斯最著名的景点之一,据说城堡山是几乎每一位到尼斯的游客必须要到达的地方。

在并不高大的城堡山上俯瞰天使湾,景色令人心旷神怡。稍稍换个角度放眼望去,尼斯老城就在眼前,正午的阳光,给或高或低、色彩本来就丰富的建筑统统披上明亮的外衣。想象中,如果是夜晚登山四望,万家灯火的尼斯和夜空下的天使湾,应该是另一种摄人心魄的韵味。

因时间所限,记者一行在尼斯只是走过“英国人散步大道”,在城堡山鸟瞰过天使湾美景和尼斯市容,甚至都没有下到天使湾的海水中一洗征尘。但是,仅仅我们涉足过的这些地方,加上当地朋友的介绍,当我们走出尼斯的时候,已经有了“下次再来”的预谋。

离开的时候记者突然联想到,作为一座法国城市,尼斯的地名难道与英文“nice”有什么关系?尼斯果然很“Nice”——神圣的古罗马历史文化、普罗旺斯薰衣草田散发出的浪漫芬芳、带有异域风情的地中海美食、宜人的气候……从任何一个角度看,尼斯都是人们心中的旅游、度假天堂。

正在申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英国人散步大道”,也是游客在尼斯必到的地方。甚至有一种说法:如果不去这条大道上走一走,会有“枉来法国、枉到尼斯”之憾。

正午时分,记者一行一边行走在“英国人散步大道”上,一边听着有关这条路的“履历”。从18世纪初开始,有钱的英国人看中了这里的空气、海滩和阳光,大量来这里度假、过冬,每天在海滩边散步,欣赏海景和岸景。富有的英国人开始沿海岸修筑一条步行道,并不断地加宽、延长,铺上了柏油,当地英国人称其为“英国人道路”,又称“盎格鲁大道”。1860年尼斯被并入法国,这条道路才按法语改名为“英国人散步大道”。到现在,这条海滨大道已经长达5公里,一边是天使湾,一边是尼斯城。路旁种满了棕榈树和各种花卉,沿途风光明媚。

众多游人在大道上真的“漫步”,一边东张西望一边拍照。在路基下不远处,男女老少或在海水中嬉戏,或划着皮艇,或躺在海滩上“暴晒”,也有比基尼女郎在刺眼的阳光下读书。让人不解的是,这里的海滩并不是细软沙子,而是鹅卵石。记者穿着鞋子走在上面都觉得有些硌脚,那些铺着一张薄布躺在鹅卵石上的人,不会感觉到“硌”或者太过“热烈”吗?也许这是一种什么疗法?

逛完这条大道,有一件事情颇让人回味。英国和法国在历史上曾有过百年战争和诸多纠葛,到现在仍然龃龉不断。但是,法国的一处著名景点、一条“最美大道”,却以“英国”来命名,足见法国人民尊重历史的胸怀。

我们的“普罗旺斯和蔚蓝海岸之旅”伊始,首先到达的却是一个“远离”海岸的地方:穆然。

从尼斯机场驱车20多分钟,记者一行入住的第一家酒店卡蒂勒酒店(LeMasCandille),就非常惊艳。从大门进入,占地4公顷多的酒店区域里,到处都是灰白颜色的橄榄树、一簇一簇的薰衣草和成片的叫不上名字的各色花草。从客房窗户北望,近在眼前的那片绿树掩映中似城似村、如诗如画的地方,就是著名的“香水之都”格拉斯。尼斯

酒店只有三幢看起来像是农舍的低矮建筑。与其说这是一家酒店,倒不如说是公园或农庄。酒店销售经理卡罗尔·鲁维耶(CaroleRouvier)女士告诉我们,酒店正是从18世纪的橄榄树农场和农舍发展演变而来的,上世纪60年代才被改造成旅馆。后来,英国人马克·西尔弗先生购买了这家酒店,并于1991年重张。现在,五星级的卡蒂勒酒店在穆然13家酒店中排名第一,也是法国“驿站与城堡酒店协会”的一员。

农场(Mas)楼、城堡楼、别墅楼三幢客房楼各有特色,如名称所示,农场(Mas)楼代表了法国南部普罗旺斯地区的农场特色。看似城堡甚至农舍,酒店设施却齐全、现代、时尚,先进的网络和通信设施自不必说,欧洲高档酒店必备的SPA水疗中心、大小多处室外泳池、各种风格的室内外餐厅,应有尽有。

卡蒂勒酒店总共只有45间客房。老板马克·西尔弗先生说,他的酒店不以“大”取胜,追求的是让客人接近自然,产生“家”的感觉,这里“最适合希望在宁静、隐匿的环境中体验豪华酒店的游客”。

在蔚蓝海岸地区,我们参观过好几家酒店,无论是卡尔顿洲际酒店、伊甸豪海角酒店(Cap-Eden-Roc)还是朱阿那酒店(Juana),每一家都既有厚重的历史渊源,也有独一无二的特色。尤其是尼斯那家收藏、陈列有大量珍贵艺术品的内格雷斯科(LeNegresco)酒店,让人一时不知是酒店还是博物馆。

从戛纳往北七八公里,就是被称为“法国最美小镇”的穆然(Mougins)。记者一行从卡蒂勒酒店出来,步行二十分钟左右就到达穆然老城。

穆然镇位于一个小山顶上,外来车辆好像不被允许进入镇中心区域。除了最主要的那条道路之外,多为悠长而曲折的巷子。很少看见居民,游客也稀稀落落的。建筑物挤挤挨挨地分布在道路和巷子两侧。有很多画廊,因为游客不多,这些画廊有“门可罗雀”的观感。记者一行进入其中一家时,漂亮的女画家居然兴奋得手舞足蹈,很开心地跟中国记者合影。

这里曾经居住过很多名人,立体派画家毕加索就曾是穆然居民,他的名声也给这个小镇增添了许多传奇色彩。

明媚、静雅、温馨、和谐,是这个小镇给人留下的强烈印象,以至于夕阳西下天已渐暗的时候,同行的一位年轻女记者还要并敢于独自留在这里拍照。

如此美妙之地,为什么游客并不多?穆然旅游局局长克里斯托弗·图雷特(ChristopheTourette)先生和国际部部长伊丽莎白·阿祖莱(ElisabethAzoulay)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无意间表达了他们的一种矛盾心理。他们说,穆然是真正处于大海和山脉之间的地方,这里有艺术,有地中海特色的美食,有安静的氛围,有充足的阳光,离娱乐和购物场所也非常近,可以说独具特色。尤其是,穆然还有“内地小城天然的安全感”。穆然目前每年大约接待1万多名游客。他们的矛盾心理在于:一方面,旅游部门希望更多人知道并愿意来这个地方度假旅游;另一方面,为了保护穆然小镇的自然、宁静之美,他们似乎也并不特别希望吸引大量游客。

在“蔚蓝海岸”地区旅游,博物馆和美术馆是不大可能回避的去所。此行法国,我们至少参观了七八家博物馆,卢浮宫、凡尔赛宫、奥塞博物馆和橘园美术馆、雅克马尔-安德列博物馆、夏加尔博物馆、毕加索博物馆,等等,都留下过我们的足迹。昂蒂布的毕加索博物馆,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尤深。

毕加索博物馆在昂蒂布一个面向大海的僻静处,所在建筑最早是建成于古希腊时期的城堡,1925年被昂蒂布政府购买,被改造成历史与古物博物馆。1946年9月至11月间,立体派绘画大师毕加索曾在昂蒂布居住、作画,后来向博物馆捐赠出自己在“蔚蓝海岸”时期的所有画作,包括23幅油画和44幅素描作品,附加条件是,这些画作必须永远留在昂蒂布。1966年,城堡正式成为毕加索博物馆。这是世界上4家(另外3家在西班牙和法国巴黎)毕加索博物馆之一。

昂蒂布旅游局媒体负责人贝特利斯·迪·维塔(BeatriceDiVita)女士,对毕加索在昂蒂布期间的每一个故事、对博物馆里的每一幅画作,都烂熟于心。据她介绍,毕加索在昂蒂布和蔚蓝海岸期间,经常会采用胶合板等出人意料的材料作画,有时还直接画在墙上;他以海洋物种为灵感源泉,画静物,画半人半马、半人半兽,每一幅画作都充满自然主义灵感和立体派特征;“生活的乐趣”则是毕加索那个时期的创作主题。

正如当初约定的那样,毕加索的这批作品被永远留在了昂蒂布,甚至没有任何一幅借出展览过。“如果你们想看毕加索在昂蒂布的作品,那就得来昂蒂布。”

那天在尼斯,从城堡山下来,我们吃到了几天来最可口的一顿午餐,在阿琪亚尔多(ChezAcchiardo)尼斯特色餐厅。在吃多了法式大餐之后,这里的餐食(包括尼斯饺子)特别符合中国人的口味。

按照尼斯旅游局专门找来介绍情况的几位旅游从业者的说法,尼斯美食深受意大利的影响,带有鲜明的普罗旺斯特色。尼斯特色美食以前多为“穷人吃的菜”,食材、调味品都必须产自本地,必须新鲜(不经过冷冻)。用现在的观念来看,选料和烹饪方法都十分自然、绿色,口味舒适、健康。作为经营尼斯美食的餐厅,必须经过专门的“尼斯美食认证”。

尼斯美食只是我们在蔚蓝海岸地区品尝过的众多美味之一。比如在昂蒂布,我们听说的当地三大美食就有鲈鱼、芦笋和奶酪。此外,仅在尼斯就有1800多家餐厅,法国和世界各地风格的美食应有尽有,说尼斯是“世界美食之都”也不为过。

美食离不开美酒。在最负盛名的葡萄酒产地法国,普罗旺斯地区的葡萄酒也大名鼎鼎、风格独具。普罗旺斯地区因气候与土壤的不同,产出的葡萄种类和特点也不尽相同,尼斯粉红葡萄酒是与波尔多红酒、波旁干白葡萄酒齐名的法国美酒。

此行法国,记者涉足过的许多地方,轻易就能发现许多“中国元素”:卢浮宫、凡尔赛宫的中文指示牌、中文网站;“欧洲通”正致力于将“微信支付”引入法国;巴黎“老佛爷”百货公司里多达800名中文服务人员;等等。

仅仅在尼斯,与中国有关的元素就非常之多。除了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造访尼斯,玛丽·多米尼克·拉美勒女士告诉我们,尼斯与中国城市之间目前还没有直航航班,但尼斯市政府正在努力,希望两年内与中国上海实现直航。尼斯与中国广州和厦门是友好城市,有许多良好而具体的合作,今年5月刚刚在厦门举办了非常成功的嘉年华活动。从几年前开始,尼斯可以在市政厅为中国青年举办免费婚礼。玛丽女士还非常希望尼斯与中国重庆开展旅游合作,因为她觉得法国人、尼斯人应该会很喜欢重庆。尼斯“老佛爷”也有很多方便中国游客购物的中文导购。玛丽女士甚至还建议、要求这里的宾馆适应中国客人的饮食需求,早餐时提供米粥等食物。——中国客源在尼斯旅游管理者和从业者心目中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关于“蔚蓝海岸”,说是说不尽的。还是用脚、用眼、用心去感受更好,无论初涉还是重温。

外媒回顾法国尼斯恐袭现场 卡车如割草般撞倒人群

外媒称,尼斯恐惧再次席卷法国。在14日法国国庆节庆祝活动期间,尼斯市一辆卡车冲向人群,导致至少84人死亡。

据西班牙《国家报》网站7月14日报道,这辆卡车碾过聚集起来观看焰火的人群,以高速前行了近2公里。法国内政部表示,卡车司机已被警方当场击毙。

此次袭击选择的日期具有很强的象征意味,因为国庆节是围绕武装部队展示团结的时刻,而法国的军队如今正在中东和非洲地区的前线打击圣战分子。法国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蓝色海岸大区议会主席埃斯特罗西在推特上第一个发出警报称,该事件是一场袭击。而巴黎检察官弗朗索瓦·莫兰已确认,一切迹象表明这是一起。

14日晚11时左右,一辆白色卡车驶过滨海大道,到达马塞纳广场附近,当时广场上聚集着观看焰火的人群。据当地电视台找到的一位目击者称,曾有多人试图阻止该卡车继续向人群前进,但其行驶的速度太快。

英国广播公司网站7月15日报道称,法国《尼斯晨报》援引其在尼斯袭击案现场的记者达米安的报道称,袭击发生在当地焰火表演刚刚结束的时候。

“一瞬间,一辆巨大的白色卡车以发疯般的速度冲了过来,飞转的轮胎如割草一般撞倒了大量人群,”达米安描述说,“我看到人们沿着马路纷纷倒下,就像保龄球瓶一样。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刻的哭喊声。”

达米安在报道中说,现场有许多人受伤,街道上有血迹。该报发布了一张受损的远途运输卡车的照片,并称“车身布满弹孔”。另有急救人员治疗伤者的图像。

另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7月15日报道,法国尼斯到巴黎法国总统奥朗德15日宣布将法国的紧急状态延长三个月。

奥朗德表示,尼斯袭击事件不可否认是一次“”。他指出,“很显然,我们必须尽一切可能打击”。

他说,“法国整个国家正遭受伊斯兰的威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展现绝对的警惕和决心”。

巴黎在去年11月遭到伊斯兰武装分子的恐怖攻击,法国随后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法国曾两次延长最初宣布实施的紧急状态,包括上一次覆盖2016年欧洲杯足球赛的延期。

奥朗德宣布,将增加法国境内及其边境的保安部队人数。他还说,法国将“加强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行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osannaandclint.com/,尼斯

法甲:巴黎圣日耳曼平尼斯

5月4日,巴黎圣日耳曼队球员卡瓦尼在比赛中主罚点球。 当日,在2018-2019赛季法国足球甲级联赛第35轮比赛中,巴黎圣日耳曼队主场以1比1战平尼斯队。 新华社/法新

5月4日,法国尼斯到巴黎巴黎圣日耳曼队球员内马尔(右)在罚进点球后接受队友维拉蒂(中)、卡瓦尼的祝贺。 当日,在2018-2019赛季法国足球甲级联赛第35轮比赛中,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osannaandclint.com/,尼斯尼斯巴黎圣日耳曼队主场以1比1战平尼斯队。 新华社/法新

尼斯往事:法国新现实主义的前世今生

克莱因是当年法国的顶级流量名人。这晚,九个年轻艺术家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已经因“克莱因蓝”而声名鹊起的伊夫·克莱因,在3月份举办了名为“蓝色时代的人体测量”(Anthropometries)的行为艺术展,这让他成为最先锋激进的法国艺术家。

瑞士人丁格利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展示了他的首件自毁机器装置《向纽约致敬》。

阿尔曼在Iris Clert画廊的「满」展览(theFull)中,用捡来的各种垃圾拼出一件作品,让观众大跌眼镜。

皮埃尔∙雷斯塔尼是他们中的大哥,笔杆子。近10年来,作为法国最著名最敏锐的艺术评论家,皮埃尔∙雷斯塔尼脑海里回荡着一个问题:艺术应该是什么样的?

这晚,皮埃尔∙雷斯塔尼执笔,在伊夫·克莱因准备的九张100厘米X66厘米的纯色稿纸上,写下了《新现实主义宪章宣言》,九人分别在每张稿纸上签名。其中一张藏于法国尼斯现代当代艺术博物馆(MAMAC),成为镇馆之宝之一。

他们拒绝抽象的艺术表达,他们认为工厂、工业制成品和城市展示出的是一种现代天然美。他们投身于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洪流之中,用自由无拘束的方式,来把眼睛所见的转达出来。

1961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举办名为「艺术集合」(The Art of Assemblage)的展览,来自法国的新现实主义实践者和美国的波普艺术家会师,汇聚出二战之后影响最深远的艺术思潮。

1962年10月,纽约Sidney Janis画廊举办「新现实主义艺术家」(The New Realists)展览,展览于1964年在柏林和海牙巡回展出。伊夫·克莱因、丹尼尔∙斯派里、丁格利和克里斯托的作品,与安迪∙沃霍尔、罗伊·利希滕斯坦、克莱斯·奥登伯格、詹姆斯·罗森奎斯特等美国最红的波普艺术家同台展出。

2018年5月,作为香港法国五月艺术周的开场展览,「尼斯派-从波普艺术到偶发艺术」在香港大会堂举办,法国尼斯现代当代艺术博物馆借出100多件展品。在惊叹这些艺术杰作之余,人们不禁问道:

尼斯,法国南部滨海阿尔卑斯省的首府,地中海南岸的一座蔚蓝城市。这里依山傍海,生活惬意。全年日照时间长达2668个小时,8月份最热,平均气温是27.2摄氏度,1月份最冷,平均气温是5.4摄氏度。

这些数字意味着什么,从事艺术创作的朋友都懂。所以马克∙夏加尔,亨利∙马蒂斯,费尔南德∙莱热等顶级艺术家晚年都选择在尼斯附近生活和工作。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尼斯作为新现实主义运动的大本营,理由很充足。伊夫·克莱因出生在尼斯,并在那里度过青年时光。阿尔曼也是尼斯人,并在尼斯装饰艺术学校完成艺术学业。妮基第一次在尼斯生活是1953年。从1950年代起,法国年青一代艺术家就渐渐聚合在尼斯,进行艺术创作和讨论。

1961年7月,「新现实主义艺术节」在尼斯举办,十三位新现实主义运动成员首次集合展出他们的艺术作品,展示公共行为艺术。阿尔曼当众毁掉了一件法国亨利二世时期的古董家具,米蒙∙罗特拉举办了一场诗歌诵读会。这次艺术节确立了尼斯在新现实主义世界的地位。

1970年成立的尼斯高等艺术学校(Villa Arson Nice,由1881年建校的尼斯装饰艺术学校和尼斯国际艺术家聚合中心合并而成)位列于法国“20世纪艺术遗产”,该校因现代艺术设计和数字艺术设计闻名。1977年,激进的行为艺术家瑞∙布拉斯(Ruy Blas)在尼斯组织“尼斯是世界艺术之都”的游行活动。

1990年,尼斯现代当代艺术博物馆(MAMAC)开馆。这座面积2400多平米的博物馆地处尼斯市中心,展出以新现实主义为代表的战后现代艺术作品,是仅次于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的法国第二大当代艺术博物馆。这里因收藏伊夫·克莱因和妮基·圣法勒的众多作品而享誉世界。

新现实主义艺术家们,拒绝条条框框。他们用旧贴纸,用废旧塑料花,用报废汽车,用行李架,用一切代表着消费社会的标志物来进行创作。他们用偶发艺术的现场表演形式,用影像,用音乐会,用绘画,用摄影,用一切可以传递信息的形式来进行创作。

消费社会创造新的神,随着传播方式的多样化,新的神会将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莅临到我们的世界。

这股浪潮始于1950年代的法国尼斯,以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为巅峰。我们一起来欣赏尼斯现代当代艺术博物馆(MAMAC)馆藏的新现实主义大师们的作品。

马歇尔∙雷斯1964年以她妻子的形象创作了《尼斯美丽》,从横截面看,这幅画共分四层:画底板的红色层、作为影子的黑色层,头发和面部是一层,嘴角的霓虹灯是一层,因此观者看到画面非常立体。霓虹灯代表着城市的美,这种美和爱人的美交织在一起,毫无违和感,这是马歇尔∙雷斯的代表作。

早在1962年,克里斯托就创作出了《行李架上的行李》,开创了一类装置艺术范式。直到1969年,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才创作出标志性的《包裹》,后者与《行李架上的行李》颇为相似。

雅克∙维勒格雷的艺术标签是:撕海报作品,所有的作品都以海报被撕掉前所在的街道名称命名,他称之为“被偷掉的美”。这是早年达达主义剪贴纸创作的一种延续。新现实主义与达达主义渊源颇深。1961年,雷斯塔尼创办了J画廊,专门用于展出新现实主义艺术品。J画廊的首次展览名为,「达达主义的40 º之上」(À 40º au-dessus de Dada),雷斯塔尼写的展览导言阐释了新现实主义与达达主义的亲密关系,这份导言被认为是新现实主义的第二宣言。

阿尔曼以破坏性艺术闻名,不论是锯开了的小提琴,还是毁坏掉的古董家具,都充满着浓浓的反抗经典的意味。MAMAC就藏有一件阿尔曼肢解了的小提琴。从1960年代起,阿尔曼也在尝试其它类型的艺术表现形式。他在1981年创作的《飞鸟11》,远远看去,是不是很像聚集在一起飞行的鸟儿或者一起巡游的飞鱼?事实上,这幅作品是用上百把手工钳组成的。这是阿尔曼集合艺术的代表作品之一。

1963-1964年,妮基创作了“玛丽”系列作品。MAMAC收藏的《树下的玛丽La Marièe Sous L’arbre》,2.8X2X2.4米,用旧的塑胶花,塑料网,纱布,废弃的玩具等材料制成。这是一棵光怪陆离的花树,树下是黯然神伤的玛丽,这个一个伤痕累累,又等待爱情的新娘的形象。

很多年以后,法国新现实主义的十四位成员以各自的方式在世界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1971年,丁格利和妮基∙圣法勒结婚,两年后离婚,但保持着终身友谊。1982年,他们共同创作了“特拉文斯基广场喷泉”(Stravinsky Fountain)。丁格利还参与了妮基的“塔罗花园”(Tarot Garden)。这些大型公共艺术品可以成为普通人生活的一部分。

1994年,克里斯托为修复中的德国国会大厦设计了一个巨型包裹罩的方案,让德国国会大厦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最引人注目的艺术品。

2000年,妮基∙圣法勒向德国汉诺威的司本格博物馆(Sprengel Museum)捐赠了300多件作品,次年,在她病重弥留之际,她向法国尼斯现代当代艺术博物馆捐赠了近300件艺术品。通过1996年中国立历史博物馆的“妮基的异想世界”展览,和2019年北京今日美术馆的“妮基·圣法勒:二十世纪传奇女艺术家及她的花园奇境”展览,越来越多的华人记住了妮基这个名字。

2003年,皮埃尔∙雷斯塔尼离世,一生著书立说,交游四方。作为相识半个世纪的好友,赵无极参加了雷斯塔尼的葬礼。

2006年,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举办“克莱因回顾展”,纪念这位34岁就意外离世的艺术天才和特立独行者。

2017年,81岁的马歇尔·雷斯向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捐赠了雕塑作品《一、二、三,抓金鸡》,并以“雕塑的起源”为演讲题目与中国的艺术爱好者交流。

2019巴黎-尼斯S6本内特再下一程 德马尔错失好局

3月15日,巴黎-尼斯迎来了第六赛段的争夺,在最后的冲刺比拼中,来自博拉-汉斯格雅车队的萨姆-本内特(Sam Bennett)击败FDJ安盟车队的阿诺·德马尔(Arnaud Demare)拿下了个人在本届赛事上的第二个赛段冠军。绿刃车队的马泰奥·特伦汀(Matteo Trentin)获得第三名。

“队友们在整场比赛为我付出了很多,在最后的冲刺中我们都发挥出色。最后5公里我的感觉很好,所以我不担心卡位的事情,只要紧跟住我的队友就好,”本内特说,“这次又是靠着微弱的优势赢下比赛,很高兴又这样赢了,再次感谢我的队友们。”

“我整个冬天都很努力训练,当前的目标是赢下米兰-圣雷莫。目前来说一切都在走入正轨”本内特说道。

第六赛段全长176.5公里,本赛段的比赛从温暖的南部法国城市佩尼耶发车,令人舒适的气温有利于车手们的发挥,但是很不巧,主集团又一次遇到了横风。来自直接能源车队的卡尔梅在比赛伊始借着横风就发起了突围,随后伊万·加西亚(巴林-美利达车队)、皮雄(阿凯阿车队)、菲内托(马赛车队)也加入了他。4人小集团很快和主集团拉开了差距,带领着集团前进的直接能源车手卡尔梅是突围集团里对总成绩最有威胁的车手,他在总成绩榜落后科维亚特科夫斯基2分15秒,如果突围集团取得今天的胜利,那么他很有可能对黄衫造成威胁。

天空车队当然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他们来到了主集团前方带领追击,将突围集团的领先优势维持在可控范围内。在横风的影响下,主集团发生了分裂。天空车队的追击让前方突围集团受到了压力,小集团内部发生了一次分裂,加西亚的加速让卡尔梅放弃挣扎从而回到了大集团中,前方突围集团只剩下了三名车手,与主集团之间的差距被牢牢控制住。

在比赛还剩48.5公里时,小集团的车手们被悉数追回。最后的40公里意外不断,一些车手因为摔车或是横风的原因掉队。只有约40名车手参与了冲刺。显然FDJ车队是今天表现最佳的车队之一,占据人数优势他们在进入最后1公里前顺利的拉起了冲刺火车为德马尔保驾护航。

进入最后的直道,随着最后一棒带冲手任务完成退到赛道一旁,德马尔骑在了最前方,身后的特伦汀、德根科尔布等人奋力追赶,德马尔胜利在望。但是本内特在本站对冠军的渴望更为猛烈,后方冲出的他先是从左侧超越了特伦汀和德根科尔布,在终点前将德马尔绝杀,拿下他在本届赛事的第二个赛段冠军。

在本赛段结束后总成绩方面没有发生变化,科维亚特科夫斯基继续领跑,贝纳尔以18秒之差排在第二,桑切斯以22秒的差距排在第三。GC榜前17位均没发生变动。

“这个是非常疯狂的赛段。在比赛早期有很多车手尝试在横风中进攻,整个主集团始终处在一个紧张的状态。当你遇上像特伦汀这样优秀的冲刺手,他们会在爬坡阶段更为努力从而筛选掉对手。”科维亚特科夫斯基在赛后说道。

“我们经过了一些非常考验技术的下坡,导致了主集团的分裂,同时也发生了多起摔车事故。”科维亚特科夫斯基补充道,“我以为今天会是轻松的一天,但大家还是会为了减秒而竞争,桑切斯先前像疯了一样在第一个冲刺点抢到了三个减秒,但我在最后一个冲刺点也抢回了三个减秒,这样我很开心。在下一个赛段赢下或者输掉时间都会很艰难。”

第7赛段是本届巴黎-尼斯唯一一个皇后赛段,181.5公里的赛段包含了五个高难度爬坡点,同时终点设置在一段长达14.9公里,平均坡度7.3%的一级爬坡路段上。

对于即将到来的皇后赛段,科维亚特科夫斯基表示,“想要保住总成绩绝非易事,现在的我们充满了动力,我和贝纳尔都在总成绩榜占据着领先优势,所以局势对我们更有利。”

直击法国尼斯恐袭:卡车冲撞人群2公里民众跳海逃生

人民网7月15日电 综合报道,当地时间14日晚间,法国南部城市尼斯发生卡车冲撞人群事件,造成严重伤亡。据俄卫星新闻中文信息专线消息,截至发稿时止,已造成至少80人死亡。法国检方称,反恐调查人员已经对这起事件展开调查。另有消息称,该事件可能是一起“”。

法国总统奥朗德15日称,尼斯袭击事件的恐怖性质不可否认,并宣布将全国紧急状态延长3个月。

在蒙古国乌兰巴托出席第十一届亚欧首脑会议的李克强总理表示,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向不幸遇难者表示深切哀悼,向伤者和遇难者家属表示诚挚慰问。

中国驻马赛总领馆确认,两名中国公民在法国尼斯市14日晚发生的卡车冲撞人群事件中受伤。

根据中国驻马赛领事馆透露的消息,目前总领馆尚未收到中国公民死亡报告,一些在现场受到限制回不了酒店的华人,目前也得到安置。

使馆一名工作人员表示,领馆所在地与尼斯有一段距离,目前领馆正在与尼斯当地联络员、华侨华人联系以获得最新消息,如有更进一步消息会及时发布。

由于此次袭击正值国庆日庆祝活动,尼斯市长Christian Estrosi也在现场。此外,很多华人和中国游客也在现场参加国庆活动。当时在现场的欧华旅行社朱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当时在现场,他接待的中国客人也在周围酒店居住,目前事故现场已经全部被封闭,游客在全身安检后也未被放行回到酒店,还在现场警方等候区安置下。

法国媒体称,这起事件是一起“袭击事件”,但目前当局尚未对这起事件定性。民众跳海逃生法新社引述法国检方的消息称,反恐调查人员已经对尼斯发生的卡车撞人事件展开调查。

此前多家法国媒体称,卡车撞人事件是一起袭击。另据路透社报道,法国地方议员称,尼斯卡车撞人事件是“”。

据英国《卫报》报道,法国尼斯市长埃斯特罗斯在尼斯恐袭发生后召开新闻发布会,将此次恐袭事件形容为“该地区现代史上最严重的灾难”。

法国《费加罗报》称,尼斯恐袭发生在威胁高涨的背景之下,尤其在诸如法国等介入叙利亚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行动的国家中。这是自IS制造2015年11月巴黎和2016年3月布鲁塞尔以来,欧洲遭遇的最严重恐袭。

报道指出,此次事件距离计划的7月26日紧急状态结束只剩不到2周时间。

此外,尼斯发生袭击的同时,巴黎铁塔下起火引发观看国庆铁塔烟火表演的人群恐慌,法国警方发布消息称铁塔下起火是一起“意外”,并不是袭击。

法国电视台Iteleg引述尼斯城共和国检察官报道说,嫌犯驾驶大卡车横冲直撞两公里,最后被警方击毙。美国总统奥巴马已被告知尼斯发生的事件。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网站报道,这是法国又发生的一起令人惊愕的罪行,7月14日,法国国庆夜,地中海边上的法国名城尼斯,游人如云的“英国人大道”正在施放节日烟火,突然,一辆白色的大卡车疯狂地冲入人群。法国滨海阿尔卑斯省副省长直指这是“一起罪行”。

施放烟火时正好在现场的法新社记者,亲眼看到一辆白色大卡车开足马力冲入人群,立刻引起人群恐慌,记者说:“场面异常混乱,恐怖”。记者看到一些人被卡车碾压过去,一些碎物乱飞,到处都是人的哭喊声。“害怕被击伤,我被迫设法保护我的面孔”。

副省长表示,大卡车沿着“英国人大道”一路压过去,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遇害的原因。副省长补充:“随后出现了枪击声,卡车司机被击毙”。

据法国《费加罗报》报道,危机小组消息人士称,约百人被从海中救起。这些人在卡车冲进人群时跳入海里逃生。

事件发生一个半小时后,滨海阿尔卑斯省省长提到这可能是一起恐怖事件。要求当地人留在家中,不要出门。尼斯市中心目前部署了大量安全人员。

据法国《尼斯晨报》消息,在涉事卡车方向盘上发现一名突尼斯裔的尼斯人。该男子现年31岁,在开车冲入人群时还朝人群射击。

有报道援引当地消息人士的话说,肇事车辆上可能发现了一批武器。另据报道,还有一人在尼斯一家餐厅内与警方对峙,随后被击毙。法国内政部则证实,现场没有发生劫持人质事件。

事发时,法国总统奥朗德正在法国南部阿维尼翁视察,闻讯后随即与总理瓦尔斯和内政部长卡泽纳夫通电话,并当即中断视察提前返回巴黎,直接前往内政部主持紧急成立的危机处理小组会议,卡泽纳夫则亲赴尼斯现场。

欧洲安全形势不容乐观,近两年来发生多起事件,尤其以法国受害最严重。其中2015年11月巴黎和2016年3月布鲁塞尔使法国受到重创,造成数百人遇难。

2015年11月13日,巴黎多个地点遭枪手和炸弹客袭击,导致128人遇难,法国总统奥朗德称这是前所未有的。遇袭地点包括餐馆、音乐厅和体育场等。奥朗德总统指责“伊斯兰国”组织发动这场攻击为“战争行为”。他誓言必将把攻击者捉拿归案,法国终将战胜野蛮。他还说,已经把法国保安力量的戒备提到最高级别。

2016年3月22日,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扎芬特姆机场发生爆炸事件后,一个靠近欧盟总部的地铁站发生爆炸。截至28日,此次袭击的遇难人数上升至35人。中国国家媒体3月25日援引中国驻比利时大使馆的话说,“伊斯兰国”组织周二在布鲁塞尔制造了袭击,遇害者中有一名中国公民。(李警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