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蔚蓝海岸”感受“巴黎之外的法国”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osannaandclint.com/,尼斯

穆然一家画廊的女画家见到中国记者十分开心,在她的画作前摆出各种“POSE”让记者拍照。摄影:吴勋高鑫诚

戛纳湾里的圣埃诺拉岛和岛上的修道院。关于这个小岛,修道院、城堡要塞、葡萄园、葡萄酒……有许多可以探究的历史和现实。摄影:吴勋高鑫诚

在伊甸豪海角酒店,主人让记者品尝烤鲈鱼。海鲈鱼是“蔚蓝海岸”地区特产之一。摄影:吴勋高鑫诚

尼斯市场入口处专心作画的自由艺术家。在“蔚蓝海岸”的一些大小城市,市场不仅是购买日用品、二手艺术品的场所,更成为游客们的观光景点。摄影:吴勋高鑫诚

尼斯的内格雷斯科(LeNegresco)酒店收藏、陈列有大量珍贵艺术品,让人觉得是进了一座博物馆。摄影:吴勋高鑫诚

如果不告诉你你可能猜不到,在绿植和薰衣草掩映之中的低矮房舍,就是穆然五星级的卡蒂勒酒店的一幢客房楼。摄影:吴勋高鑫诚

如果你没有去过法国,或者没有去过巴黎之外的法国,提到法国旅游,脑海中首先出现的,也许是埃菲尔铁塔、卢浮宫、塞纳河等著名景点,或者是巴黎闲适优雅的生活方式。这些确实都是法国旅游的名片,但是,法国不只有巴黎。

承法国欧洲与外交部之邀,中国记者一行7人不久前专程赴法体验法国旅游。其中几天,我们在滨海阿尔卑斯省沿海地区的尼斯、戛纳、昂蒂布、穆然等几个大小城市(镇)之间穿梭。漫步在这片北靠阿尔卑斯山脉、南临地中海的“蔚蓝海岸”,虽然只是蜻蜓点水、浅尝辄止,每一个城镇、每一座建筑、每一条道路、每一家酒店……都让我们感受到了与巴黎迥然不同的美丽与精彩。

踏进尼斯(Nice)这座城市的时候,照例是艳阳丽日,建筑物反射着充足的阳光。

尽管是滨海阿尔卑斯省首府和最大城市,尼斯市人口也只有区区35万。但这丝毫不影响尼斯在法国人、在世人心目中的旅游胜地地位。据尼斯市参议员、副市长玛丽·多米尼克·拉美勒(MarieDominiqueRamel)女士和尼斯市旅游局局长丹尼·扎农(DenisZanon)先生介绍,尼斯城大约建造于公元前350年,一二百年前,尼斯还只是英国等外国有钱人来过冬的地方;但现在,尼斯已经是仅次于巴黎的法国第二大旅游目的地。每年到访尼斯市区的旅客数量超过400万,超过这座城市本身人口数量10倍。尼斯每年接待游客的62%来自国外,其中以英国最多;中国以每年2.2万人左右排名第七,而且到访尼斯的中国游客逐年增加。

尼斯的发展,得益于旅游业;旅游业的发展,又源于这里“独特而神圣的”古罗马历史文化和典型的、终年温暖的地中海式气候。在这里,与历史文化遗产有关的罗马遗迹、博物馆比比皆是。四季花开,普罗旺斯风格融在每一条大街小巷。

不能不提到城堡山,今天的尼斯城就是几千年前从这里发端的。中世纪城堡要塞在300多年前已经被毁,如今只余下几面残墙。不过,历史和美景,仍让这里成为尼斯最著名的景点之一,据说城堡山是几乎每一位到尼斯的游客必须要到达的地方。

在并不高大的城堡山上俯瞰天使湾,景色令人心旷神怡。稍稍换个角度放眼望去,尼斯老城就在眼前,正午的阳光,给或高或低、色彩本来就丰富的建筑统统披上明亮的外衣。想象中,如果是夜晚登山四望,万家灯火的尼斯和夜空下的天使湾,应该是另一种摄人心魄的韵味。

因时间所限,记者一行在尼斯只是走过“英国人散步大道”,在城堡山鸟瞰过天使湾美景和尼斯市容,甚至都没有下到天使湾的海水中一洗征尘。但是,仅仅我们涉足过的这些地方,加上当地朋友的介绍,当我们走出尼斯的时候,已经有了“下次再来”的预谋。

离开的时候记者突然联想到,作为一座法国城市,尼斯的地名难道与英文“nice”有什么关系?尼斯果然很“Nice”——神圣的古罗马历史文化、普罗旺斯薰衣草田散发出的浪漫芬芳、带有异域风情的地中海美食、宜人的气候……从任何一个角度看,尼斯都是人们心中的旅游、度假天堂。

正在申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英国人散步大道”,也是游客在尼斯必到的地方。甚至有一种说法:如果不去这条大道上走一走,会有“枉来法国、枉到尼斯”之憾。

正午时分,记者一行一边行走在“英国人散步大道”上,一边听着有关这条路的“履历”。从18世纪初开始,有钱的英国人看中了这里的空气、海滩和阳光,大量来这里度假、过冬,每天在海滩边散步,欣赏海景和岸景。富有的英国人开始沿海岸修筑一条步行道,并不断地加宽、延长,铺上了柏油,当地英国人称其为“英国人道路”,又称“盎格鲁大道”。1860年尼斯被并入法国,这条道路才按法语改名为“英国人散步大道”。到现在,这条海滨大道已经长达5公里,一边是天使湾,一边是尼斯城。路旁种满了棕榈树和各种花卉,沿途风光明媚。

众多游人在大道上真的“漫步”,一边东张西望一边拍照。在路基下不远处,男女老少或在海水中嬉戏,或划着皮艇,或躺在海滩上“暴晒”,也有比基尼女郎在刺眼的阳光下读书。让人不解的是,这里的海滩并不是细软沙子,而是鹅卵石。记者穿着鞋子走在上面都觉得有些硌脚,那些铺着一张薄布躺在鹅卵石上的人,不会感觉到“硌”或者太过“热烈”吗?也许这是一种什么疗法?

逛完这条大道,有一件事情颇让人回味。英国和法国在历史上曾有过百年战争和诸多纠葛,到现在仍然龃龉不断。但是,法国的一处著名景点、一条“最美大道”,却以“英国”来命名,足见法国人民尊重历史的胸怀。

我们的“普罗旺斯和蔚蓝海岸之旅”伊始,首先到达的却是一个“远离”海岸的地方:穆然。

从尼斯机场驱车20多分钟,记者一行入住的第一家酒店卡蒂勒酒店(LeMasCandille),就非常惊艳。从大门进入,占地4公顷多的酒店区域里,法国尼斯到巴黎到处都是灰白颜色的橄榄树、一簇一簇的薰衣草和成片的叫不上名字的各色花草。从客房窗户北望,近在眼前的那片绿树掩映中似城似村、如诗如画的地方,就是著名的“香水之都”格拉斯。

酒店只有三幢看起来像是农舍的低矮建筑。与其说这是一家酒店,倒不如说是公园或农庄。酒店销售经理卡罗尔·鲁维耶(CaroleRouvier)女士告诉我们,酒店正是从18世纪的橄榄树农场和农舍发展演变而来的,上世纪60年代才被改造成旅馆。后来,英国人马克·西尔弗先生购买了这家酒店,并于1991年重张。现在,五星级的卡蒂勒酒店在穆然13家酒店中排名第一,也是法国“驿站与城堡酒店协会”的一员。

农场(Mas)楼、城堡楼、别墅楼三幢客房楼各有特色,如名称所示,农场(Mas)楼代表了法国南部普罗旺斯地区的农场特色。看似城堡甚至农舍,酒店设施却齐全、现代、时尚,先进的网络和通信设施自不必说,欧洲高档酒店必备的SPA水疗中心、大小多处室外泳池、各种风格的室内外餐厅,应有尽有。

卡蒂勒酒店总共只有45间客房。老板马克·西尔弗先生说,他的酒店不以“大”取胜,追求的是让客人接近自然,产生“家”的感觉,这里“最适合希望在宁静、隐匿的环境中体验豪华酒店的游客”。

在蔚蓝海岸地区,我们参观过好几家酒店,无论是卡尔顿洲际酒店、伊甸豪海角酒店(Cap-Eden-Roc)还是朱阿那酒店(Juana),每一家都既有厚重的历史渊源,也有独一无二的特色。尤其是尼斯那家收藏、陈列有大量珍贵艺术品的内格雷斯科(LeNegresco)酒店,让人一时不知是酒店还是博物馆。

从戛纳往北七八公里,就是被称为“法国最美小镇”的穆然(Mougins)。记者一行从卡蒂勒酒店出来,步行二十分钟左右就到达穆然老城。

穆然镇位于一个小山顶上,外来车辆好像不被允许进入镇中心区域。除了最主要的那条道路之外,多为悠长而曲折的巷子。很少看见居民,游客也稀稀落落的。建筑物挤挤挨挨地分布在道路和巷子两侧。有很多画廊,因为游客不多,这些画廊有“门可罗雀”的观感。记者一行进入其中一家时,漂亮的女画家居然兴奋得手舞足蹈,很开心地跟中国记者合影。

这里曾经居住过很多名人,立体派画家毕加索就曾是穆然居民,他的名声也给这个小镇增添了许多传奇色彩。

明媚、静雅、温馨、和谐,是这个小镇给人留下的强烈印象,以至于夕阳西下天已渐暗的时候,同行的一位年轻女记者还要并敢于独自留在这里拍照。

如此美妙之地,为什么游客并不多?穆然旅游局局长克里斯托弗·图雷特(ChristopheTourette)先生和国际部部长伊丽莎白·阿祖莱(ElisabethAzoulay)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无意间表达了他们的一种矛盾心理。他们说,穆然是真正处于大海和山脉之间的地方,这里有艺术,有地中海特色的美食,有安静的氛围,有充足的阳光,离娱乐和购物场所也非常近,可以说独具特色。尤其是,穆然还有“内地小城天然的安全感”。穆然目前每年大约接待1万多名游客。他们的矛盾心理在于:一方面,旅游部门希望更多人知道并愿意来这个地方度假旅游;另一方面,为了保护穆然小镇的自然、宁静之美,他们似乎也并不特别希望吸引大量游客。

在“蔚蓝海岸”地区旅游,博物馆和美术馆是不大可能回避的去所。此行法国,我们至少参观了七八家博物馆,卢浮宫、凡尔赛宫、奥塞博物馆和橘园美术馆、雅克马尔-安德列博物馆、夏加尔博物馆、毕加索博物馆,等等,都留下过我们的足迹。昂蒂布的毕加索博物馆,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尤深。

毕加索博物馆在昂蒂布一个面向大海的僻静处,所在建筑最早是建成于古希腊时期的城堡,1925年被昂蒂布政府购买,被改造成历史与古物博物馆。1946年9月至11月间,立体派绘画大师毕加索曾在昂蒂布居住、作画,后来向博物馆捐赠出自己在“蔚蓝海岸”时期的所有画作,包括23幅油画和44幅素描作品,附加条件是,这些画作必须永远留在昂蒂布。1966年,城堡正式成为毕加索博物馆。这是世界上4家(另外3家在西班牙和法国巴黎)毕加索博物馆之一。

昂蒂布旅游局媒体负责人贝特利斯·迪·维塔(BeatriceDiVita)女士,对毕加索在昂蒂布期间的每一个故事、对博物馆里的每一幅画作,都烂熟于心。据她介绍,毕加索在昂蒂布和蔚蓝海岸期间,经常会采用胶合板等出人意料的材料作画,有时还直接画在墙上;他以海洋物种为灵感源泉,画静物,画半人半马、半人半兽,每一幅画作都充满自然主义灵感和立体派特征;“生活的乐趣”则是毕加索那个时期的创作主题。

正如当初约定的那样,毕加索的这批作品被永远留在了昂蒂布,甚至没有任何一幅借出展览过。“如果你们想看毕加索在昂蒂布的作品,那就得来昂蒂布。”

那天在尼斯,从城堡山下来,我们吃到了几天来最可口的一顿午餐,在阿琪亚尔多(ChezAcchiardo)尼斯特色餐厅。在吃多了法式大餐之后,这里的餐食(包括尼斯饺子)特别符合中国人的口味。

按照尼斯旅游局专门找来介绍情况的几位旅游从业者的说法,尼斯美食深受意大利的影响,带有鲜明的普罗旺斯特色。尼斯特色美食以前多为“穷人吃的菜”,食材、调味品都必须产自本地,必须新鲜(不经过冷冻)。用现在的观念来看,选料和烹饪方法都十分自然、绿色,口味舒适、健康。作为经营尼斯美食的餐厅,必须经过专门的“尼斯美食认证”。

尼斯美食只是我们在蔚蓝海岸地区品尝过的众多美味之一。比如在昂蒂布,我们听说的当地三大美食就有鲈鱼、芦笋和奶酪。此外,仅在尼斯就有1800多家餐厅,法国和世界各地风格的美食应有尽有,说尼斯是“世界美食之都”也不为过。

美食离不开美酒。在最负盛名的葡萄酒产地法国,普罗旺斯地区的葡萄酒也大名鼎鼎、风格独具。普罗旺斯地区因气候与土壤的不同,产出的葡萄种类和特点也不尽相同,尼斯粉红葡萄酒是与波尔多红酒、波旁干白葡萄酒齐名的法国美酒。

此行法国,记者涉足过的许多地方,轻易就能发现许多“中国元素”:卢浮宫、凡尔赛宫的中文指示牌、中文网站;“欧洲通”正致力于将“微信支付”引入法国;巴黎“老佛爷”百货公司里多达800名中文服务人员;等等。

仅仅在尼斯,与中国有关的元素就非常之多。除了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造访尼斯,玛丽·多米尼克·拉美勒女士告诉我们,尼斯与中国城市之间目前还没有直航航班,但尼斯市政府正在努力,希望两年内与中国上海实现直航。尼斯与中国广州和厦门是友好城市,有许多良好而具体的合作,今年5月刚刚在厦门举办了非常成功的嘉年华活动。从几年前开始,尼斯可以在市政厅为中国青年举办免费婚礼。玛丽女士还非常希望尼斯与中国重庆开展旅游合作,因为她觉得法国人、尼斯人应该会很喜欢重庆。尼斯“老佛爷”也有很多方便中国游客购物的中文导购。玛丽女士甚至还建议、要求这里的宾馆适应中国客人的饮食需求,早餐时提供米粥等食物。——中国客源在尼斯旅游管理者和从业者心目中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关于“蔚蓝海岸”,说是说不尽的。还是用脚、用眼、用心去感受更好,无论初涉还是重温。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高鑫诚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7年08月14日 05 版)

如果你没有去过法国,或者没有去过巴黎之外的法国,提到法国旅游,脑海中首先出现的,也许是埃菲尔铁塔、卢浮宫、塞纳河等著名景点,或者是巴黎闲适优雅的生活方式。这些确实都是法国旅游的名片,但是,法国不只有巴黎。

承法国欧洲与外交部之邀,中国记者一行7人不久前专程赴法体验法国旅游。其中几天,我们在滨海阿尔卑斯省沿海地区的尼斯、戛纳、昂蒂布、穆然等几个大小城市(镇)之间穿梭。漫步在这片北靠阿尔卑斯山脉、南临地中海的“蔚蓝海岸”,虽然只是蜻蜓点水、浅尝辄止,每一个城镇、每一座建筑、每一条道路、每一家酒店……都让我们感受到了与巴黎迥然不同的美丽与精彩。

踏进尼斯(Nice)这座城市的时候,照例是艳阳丽日,建筑物反射着充足的阳光。

尽管是滨海阿尔卑斯省首府和最大城市,尼斯市人口也只有区区35万。但这丝毫不影响尼斯在法国人、在世人心目中的旅游胜地地位。据尼斯市参议员、副市长玛丽·多米尼克·拉美勒(MarieDominiqueRamel)女士和尼斯市旅游局局长丹尼·扎农(DenisZanon)先生介绍,尼斯城大约建造于公元前350年,一二百年前,尼斯还只是英国等外国有钱人来过冬的地方;但现在,尼斯已经是仅次于巴黎的法国第二大旅游目的地。每年到访尼斯市区的旅客数量超过400万,超过这座城市本身人口数量10倍。尼斯每年接待游客的62%来自国外,其中以英国最多;中国以每年2.2万人左右排名第七,而且到访尼斯的中国游客逐年增加。

尼斯的发展,得益于旅游业;旅游业的发展,又源于这里“独特而神圣的”古罗马历史文化和典型的、终年温暖的地中海式气候。在这里,与历史文化遗产有关的罗马遗迹、博物馆比比皆是。四季花开,普罗旺斯风格融在每一条大街小巷。

不能不提到城堡山,今天的尼斯城就是几千年前从这里发端的。中世纪城堡要塞在300多年前已经被毁,如今只余下几面残墙。不过,历史和美景,仍让这里成为尼斯最著名的景点之一,据说城堡山是几乎每一位到尼斯的游客必须要到达的地方。

在并不高大的城堡山上俯瞰天使湾,景色令人心旷神怡。稍稍换个角度放眼望去,尼斯老城就在眼前,正午的阳光,给或高或低、色彩本来就丰富的建筑统统披上明亮的外衣。想象中,如果是夜晚登山四望,万家灯火的尼斯和夜空下的天使湾,应该是另一种摄人心魄的韵味。

因时间所限,记者一行在尼斯只是走过“英国人散步大道”,在城堡山鸟瞰过天使湾美景和尼斯市容,甚至都没有下到天使湾的海水中一洗征尘。但是,仅仅我们涉足过的这些地方,加上当地朋友的介绍,当我们走出尼斯的时候,已经有了“下次再来”的预谋。

离开的时候记者突然联想到,作为一座法国城市,尼斯的地名难道与英文“nice”有什么关系?尼斯果然很“Nice”——神圣的古罗马历史文化、普罗旺斯薰衣草田散发出的浪漫芬芳、带有异域风情的地中海美食、宜人的气候……从任何一个角度看,尼斯都是人们心中的旅游、度假天堂。

正在申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英国人散步大道”,也是游客在尼斯必到的地方。甚至有一种说法:如果不去这条大道上走一走,会有“枉来法国、枉到尼斯”之憾。

正午时分,记者一行一边行走在“英国人散步大道”上,一边听着有关这条路的“履历”。从18世纪初开始,有钱的英国人看中了这里的空气、海滩和阳光,大量来这里度假、过冬,每天在海滩边散步,欣赏海景和岸景。富有的英国人开始沿海岸修筑一条步行道,并不断地加宽、延长,铺上了柏油,当地英国人称其为“英国人道路”,又称“盎格鲁大道”。1860年尼斯被并入法国,这条道路才按法语改名为“英国人散步大道”。到现在,这条海滨大道已经长达5公里,一边是天使湾,一边是尼斯城。路旁种满了棕榈树和各种花卉,沿途风光明媚。

众多游人在大道上真的“漫步”,一边东张西望一边拍照。在路基下不远处,男女老少或在海水中嬉戏,或划着皮艇,或躺在海滩上“暴晒”,也有比基尼女郎在刺眼的阳光下读书。让人不解的是,这里的海滩并不是细软沙子,而是鹅卵石。记者穿着鞋子走在上面都觉得有些硌脚,那些铺着一张薄布躺在鹅卵石上的人,不会感觉到“硌”或者太过“热烈”吗?也许这是一种什么疗法?

逛完这条大道,有一件事情颇让人回味。英国和法国在历史上曾有过百年战争和诸多纠葛,到现在仍然龃龉不断。但是,法国的一处著名景点、一条“最美大道”,却以“英国”来命名,足见法国人民尊重历史的胸怀。

我们的“普罗旺斯和蔚蓝海岸之旅”伊始,首先到达的却是一个“远离”海岸的地方:穆然。

从尼斯机场驱车20多分钟,记者一行入住的第一家酒店卡蒂勒酒店(LeMasCandille),就非常惊艳。从大门进入,占地4公顷多的酒店区域里,到处都是灰白颜色的橄榄树、一簇一簇的薰衣草和成片的叫不上名字的各色花草。从客房窗户北望,近在眼前的那片绿树掩映中似城似村、如诗如画的地方,就是著名的“香水之都”格拉斯。尼斯

酒店只有三幢看起来像是农舍的低矮建筑。与其说这是一家酒店,倒不如说是公园或农庄。酒店销售经理卡罗尔·鲁维耶(CaroleRouvier)女士告诉我们,酒店正是从18世纪的橄榄树农场和农舍发展演变而来的,上世纪60年代才被改造成旅馆。后来,英国人马克·西尔弗先生购买了这家酒店,并于1991年重张。现在,五星级的卡蒂勒酒店在穆然13家酒店中排名第一,也是法国“驿站与城堡酒店协会”的一员。

农场(Mas)楼、城堡楼、别墅楼三幢客房楼各有特色,如名称所示,农场(Mas)楼代表了法国南部普罗旺斯地区的农场特色。看似城堡甚至农舍,酒店设施却齐全、现代、时尚,先进的网络和通信设施自不必说,欧洲高档酒店必备的SPA水疗中心、大小多处室外泳池、各种风格的室内外餐厅,应有尽有。

卡蒂勒酒店总共只有45间客房。老板马克·西尔弗先生说,他的酒店不以“大”取胜,追求的是让客人接近自然,产生“家”的感觉,这里“最适合希望在宁静、隐匿的环境中体验豪华酒店的游客”。

在蔚蓝海岸地区,我们参观过好几家酒店,无论是卡尔顿洲际酒店、伊甸豪海角酒店(Cap-Eden-Roc)还是朱阿那酒店(Juana),每一家都既有厚重的历史渊源,也有独一无二的特色。尤其是尼斯那家收藏、陈列有大量珍贵艺术品的内格雷斯科(LeNegresco)酒店,让人一时不知是酒店还是博物馆。

从戛纳往北七八公里,就是被称为“法国最美小镇”的穆然(Mougins)。记者一行从卡蒂勒酒店出来,步行二十分钟左右就到达穆然老城。

穆然镇位于一个小山顶上,外来车辆好像不被允许进入镇中心区域。除了最主要的那条道路之外,多为悠长而曲折的巷子。很少看见居民,游客也稀稀落落的。建筑物挤挤挨挨地分布在道路和巷子两侧。有很多画廊,因为游客不多,这些画廊有“门可罗雀”的观感。记者一行进入其中一家时,漂亮的女画家居然兴奋得手舞足蹈,很开心地跟中国记者合影。

这里曾经居住过很多名人,立体派画家毕加索就曾是穆然居民,他的名声也给这个小镇增添了许多传奇色彩。

明媚、静雅、温馨、和谐,是这个小镇给人留下的强烈印象,以至于夕阳西下天已渐暗的时候,同行的一位年轻女记者还要并敢于独自留在这里拍照。

如此美妙之地,为什么游客并不多?穆然旅游局局长克里斯托弗·图雷特(ChristopheTourette)先生和国际部部长伊丽莎白·阿祖莱(ElisabethAzoulay)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无意间表达了他们的一种矛盾心理。他们说,穆然是真正处于大海和山脉之间的地方,这里有艺术,有地中海特色的美食,有安静的氛围,有充足的阳光,离娱乐和购物场所也非常近,可以说独具特色。尤其是,穆然还有“内地小城天然的安全感”。穆然目前每年大约接待1万多名游客。他们的矛盾心理在于:一方面,旅游部门希望更多人知道并愿意来这个地方度假旅游;另一方面,为了保护穆然小镇的自然、宁静之美,他们似乎也并不特别希望吸引大量游客。

在“蔚蓝海岸”地区旅游,博物馆和美术馆是不大可能回避的去所。此行法国,我们至少参观了七八家博物馆,卢浮宫、凡尔赛宫、奥塞博物馆和橘园美术馆、雅克马尔-安德列博物馆、夏加尔博物馆、毕加索博物馆,等等,都留下过我们的足迹。昂蒂布的毕加索博物馆,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尤深。

毕加索博物馆在昂蒂布一个面向大海的僻静处,所在建筑最早是建成于古希腊时期的城堡,1925年被昂蒂布政府购买,被改造成历史与古物博物馆。1946年9月至11月间,立体派绘画大师毕加索曾在昂蒂布居住、作画,后来向博物馆捐赠出自己在“蔚蓝海岸”时期的所有画作,包括23幅油画和44幅素描作品,附加条件是,这些画作必须永远留在昂蒂布。1966年,城堡正式成为毕加索博物馆。这是世界上4家(另外3家在西班牙和法国巴黎)毕加索博物馆之一。

昂蒂布旅游局媒体负责人贝特利斯·迪·维塔(BeatriceDiVita)女士,对毕加索在昂蒂布期间的每一个故事、对博物馆里的每一幅画作,都烂熟于心。据她介绍,毕加索在昂蒂布和蔚蓝海岸期间,经常会采用胶合板等出人意料的材料作画,有时还直接画在墙上;他以海洋物种为灵感源泉,画静物,画半人半马、半人半兽,每一幅画作都充满自然主义灵感和立体派特征;“生活的乐趣”则是毕加索那个时期的创作主题。

正如当初约定的那样,毕加索的这批作品被永远留在了昂蒂布,甚至没有任何一幅借出展览过。“如果你们想看毕加索在昂蒂布的作品,那就得来昂蒂布。”

那天在尼斯,从城堡山下来,我们吃到了几天来最可口的一顿午餐,在阿琪亚尔多(ChezAcchiardo)尼斯特色餐厅。在吃多了法式大餐之后,这里的餐食(包括尼斯饺子)特别符合中国人的口味。

按照尼斯旅游局专门找来介绍情况的几位旅游从业者的说法,尼斯美食深受意大利的影响,带有鲜明的普罗旺斯特色。尼斯特色美食以前多为“穷人吃的菜”,食材、调味品都必须产自本地,必须新鲜(不经过冷冻)。用现在的观念来看,选料和烹饪方法都十分自然、绿色,口味舒适、健康。作为经营尼斯美食的餐厅,必须经过专门的“尼斯美食认证”。

尼斯美食只是我们在蔚蓝海岸地区品尝过的众多美味之一。比如在昂蒂布,我们听说的当地三大美食就有鲈鱼、芦笋和奶酪。此外,仅在尼斯就有1800多家餐厅,法国和世界各地风格的美食应有尽有,说尼斯是“世界美食之都”也不为过。

美食离不开美酒。在最负盛名的葡萄酒产地法国,普罗旺斯地区的葡萄酒也大名鼎鼎、风格独具。普罗旺斯地区因气候与土壤的不同,产出的葡萄种类和特点也不尽相同,尼斯粉红葡萄酒是与波尔多红酒、波旁干白葡萄酒齐名的法国美酒。

此行法国,记者涉足过的许多地方,轻易就能发现许多“中国元素”:卢浮宫、凡尔赛宫的中文指示牌、中文网站;“欧洲通”正致力于将“微信支付”引入法国;巴黎“老佛爷”百货公司里多达800名中文服务人员;等等。

仅仅在尼斯,与中国有关的元素就非常之多。除了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造访尼斯,玛丽·多米尼克·拉美勒女士告诉我们,尼斯与中国城市之间目前还没有直航航班,但尼斯市政府正在努力,希望两年内与中国上海实现直航。尼斯与中国广州和厦门是友好城市,有许多良好而具体的合作,今年5月刚刚在厦门举办了非常成功的嘉年华活动。从几年前开始,尼斯可以在市政厅为中国青年举办免费婚礼。玛丽女士还非常希望尼斯与中国重庆开展旅游合作,因为她觉得法国人、尼斯人应该会很喜欢重庆。尼斯“老佛爷”也有很多方便中国游客购物的中文导购。玛丽女士甚至还建议、要求这里的宾馆适应中国客人的饮食需求,早餐时提供米粥等食物。——中国客源在尼斯旅游管理者和从业者心目中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关于“蔚蓝海岸”,说是说不尽的。还是用脚、用眼、用心去感受更好,无论初涉还是重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