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osannaandclint.com/,麦克阿瑟

“从改善底薪工人的条件到识别互联网安全的脆弱性,从发扬非裔美国人的弦乐传统到设计具有环境适应性的城市栖息地,新一届麦克阿瑟奖得主为多样的人群、地区和社会挑战献出了独特的创造力。他们的工作给了我们乐观的理由,激励所有人。”

几周前,被昵称为“天才奖”的美国麦克阿瑟奖(MacArthur Fellowship)揭晓了今年的获奖者。它始于1981年,源于银行家、慈善家约翰·麦克阿瑟的遗产,总部位于芝加哥。它的获奖条件是:一、具有非凡的创造力;二、承诺基于已有系列成就,将来取得重大进展;三、具有促进日后创造性工作的潜力。每年,它从多个领域挑选20至30位获奖者,奖励其62.5万美元奖金——无任何附加条件——因此麦克阿瑟奖被视为美国跨领域的最高奖项之一。

今年的获奖者共24位,他们中包括了艺术家、数学家、人类学家、作家、人权战略家、心理学家、地理学家、免疫学家、计算机科学家、历史学家、记者、歌手等等。我们从中挑选了三位:舞台艺术家Taylor Mac,剧作家Annie Baker以及音乐人Tyshawn Sorey,一起探究他们在想什么,做什么。

Taylor Mac 是一位作家、导演、演员、歌手和行为艺术家。他为自己取了一个代称:judy,意为(轻佻的)姑娘,这个有趣的名字暗示了Taylor Mac他在创作上的无畏和无所限制,他的作品融合了“高格调”和喜闻乐见的“大众化”的戏剧传统——从经典日本戏剧到流行音乐会——他与观众互动,激发一种对性别、身份、种族渊源以及表演自身的臆想和重新思考。

2014年到2016年间,他创作了A 24-Decade History of Popular Music (一部240年流行音乐史)。他重新想象了美国的历史,通过怪异的镜头,探寻一系列标志性的“美国经验”——同性恋,种族主义,以及其他形式的禁令等。戏剧中,每10年为一个时代,共计24个时代。每一个时代,都用1个小时的流行音乐和历史评论呈现——由Taylor Mac亲自出演。由于时长问题,这部作品通常只演出三到四个部分。唯有一次,在2016年的秋天——24个小时——他演出了整部戏剧。他欢喜雀跃的、精湛的、无所顾忌的表演方式令挑动了观众,约翰·麦克阿瑟将被动的作壁上观者变为积极的参与者。

其中,在1896年至1906年这一时代部分——讲述美国移民潮的一个章节——观众涌上舞台自己扮演其中的一员。Taylor Mac唱着来自1920s年代纽约的咏唱移民生活的歌,他唱了一个小时。期间,观众站满了舞台。而在1966至1976部分则是一个“Gay Junior Prom(同性恋青年舞会)”,观众们被邀请和一位同性舞伴上台跳舞。以此,达到了Taylor Mac的最初设想——通过交流,将一屋子陌生人变得亲密。

在作品The LilysRevenge (莉莉的复仇,2009)中,观众们被鼓励在这部讽喻性的,打破性别二元论的戏剧的间歇与演员互动。Taylor Mac 的作品总是在挑战观者去重新想象彼此之间的关系,它希望做出一种范例,即艺术——作为工具——激发社会发生一些变化。同时,作为作家,他还创作了The Last Two People on Earth: An Apocalyptic Vaudeville (地球上最后个人:世界末日的杂耍,2015),The Walk Across America for Mother Earth (穿过美国走向地球母亲,2011), The Be(A)stof Taylor Mac (Taylor Mac: 野兽以及最棒的人,2006)等作品。麦克阿瑟奖对他的颁奖词是:将观众作为积极的参与者融入作品,这令剧场更戏剧化和富有力量——舞台空间就像一个社区。

“挖掘我们说话、行动和相互关联的细节,以及语言局限所导致的荒谬和悲剧,以此探寻一种更有意义的人类相互连接的方式。”这是麦克阿瑟奖赋予Annie Baker的颁奖词。36岁的Annie Baker是一位剧作家,她最感兴趣的是人类行为的复杂性和语言不足以建立彼此之间真正理解的境况。她用一个作家的敏锐听觉关注人们日常的语言交流,希望在舞台上重现沉默或者犹疑的价值。

Annie Baker的许多作品都设置在同一个名为佛蒙特州的雪莉市(Shirley, Vermont)的虚构小镇,她创作看起来简单的故事——关于日常生活,关于普通上班族——描述他们面临的熟悉的困境。在剧本The Aliens (异形,2010)中,三个幻灭的年轻人几乎总是在沉默着,只是在不经意间在他们话语的抽搐、线索、停顿和困惑间流露出各自的脆弱点。

在剧本The Flick (轻击,2013)中,关注的是遭受挫败的雄心和工作场合的不适,书中三个年轻的雇员在一个破败的电影院闲谈电影、艺术、爆米花电影,言语中缓缓透露出关于阶级、种族、性别等的境况,这些暗暗在威胁着他们的友情和亲密关系。而在2015年的新作 John(约翰)中,一个友善但神秘的老妇人在宾夕法尼亚州的盖茨堡组织了一场聚会,一对年轻的夫妇紧抓着精神和哲学性问题谈论不止,在床上、早餐桌上…揭露了现代人一种浑然不知的焦虑状态。

Annie Baker的多个剧本已经被呈现在舞台,通过聚焦人们生活中互动的不规则节奏,她总在寻找一种更有意义的人类关系。目前,她是 Signature Theatre的驻地作家,也是纽约城市立大学Hunter College 的驻地作家和大学戏剧项目的联合副主席。

Tyshawn Sorey是一个即兴演奏者、作曲家、乐团的领导者和一个会演奏大部分乐器的人——鼓,钢琴和长号是他最为擅长的。他广泛地从传统和实验性的音乐中寻找灵感,在即兴创作中呈现一种全新的另类音乐模式。他的创作模糊了音乐流派之间界线,也模糊了作曲者和即兴表演的概念。他的创作融合了复杂的节奏和和声,高度专业的即兴音乐,众多乐器参与的现场型实验性音乐。同时,Tyshawn Sorey还拥有一种优雅的克制感和平衡感,令他在众多音乐中充斥的环境中以一种独特的嗓音被人记住。

在专辑Koan (以心传心,2009)和 Alloy (阿洛伊,2014)中,Tyshawn Sorey 探索了多种世界音乐,尤其是东方音乐和哲学,从缓慢低沉的音乐到不规则旋律的自由无调性音乐都有涉及。在Inner Spectrum of Variables (内心光谱变奏曲,2015) 中,他融合欧洲古典音乐、民谣、埃塞俄比亚音乐、自由即兴、20世纪前卫音乐传统的和声和旋律——一张极复杂的音乐创作专辑。而在他2016年的长歌Perle Noire: Meditations for Josephine (沉思的约瑟芬)重新演绎了传奇音乐家Josephine Baker的作品——一部涉及民权运动和种族歧视的作品。2017年,Tyshawn Sorey创作了专辑 Verisimilitude (逼线)。它包括了五首抽象、神秘而严肃的音乐,依然是一张无法定义的专辑,即兴式和类型化音乐又一次被Tyshawn Sorey 模糊地不留痕迹。

鼓手和打击乐手是他最广为人知的身份。除了自己的创作,TyshawnSorey 也作为伴奏者出现在许多其它音乐人的专辑中。最近,他被Wesleyan University(卫斯理大学)——他的母校——任命为助理教授,教授即兴和实验音乐。而麦克阿瑟赋予他的颁奖词是:“从广泛的音乐类型中吸收和转化思想,并以独特的当代音乐表达方式挑战音乐中类型、作曲和即兴创作的定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