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osannaandclint.com/,麦克阿瑟

凤凰卫视6月26日《凤凰大视野》节目播出“冰与火——朝鲜战争实录”文字实录:

陈晓楠:到了1951年的春天,联合国军在朝鲜战场上的总兵力已经达到了60余万,而美国更是把全国三分之一的陆军、五分之一的空军和一半的海军力量投入到了这场发生在远东的战争中。这也导致美国在1951年的军费开支高达六百亿美元,在当时这意味着每一个美国人都必须要负担300美元的额外开支。

显然对于把欧洲作为战后防御重点的战略政策来说,这种行为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错误,美国人不但无法在这个无底洞当中看见胜利的希望,而且还会面临失去欧洲盟友的危险,毕竟他们最大的敌人是对欧洲虎视眈眈的苏联。于是,如何让联合国军从朝鲜半岛体面地离开?就成为了美国政府在未来两年里思考的重点。

解说:到1951年4月,联军的政治领袖们才意识到朝鲜战争将不可能以胜利收场,尽管那些主张为取得最后胜利而战的呼声永无休止,但一些务实主义者明白,只有当冷战迅速非战略性的扩大,中国军人才能撤走。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奥马尔·布莱德利将军直截了当地说到,对付红色中国,将会使我们卷入一场错误的战争,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对付错误的敌人。在四个月大胆的尝试性领导之后李奇微被正式提拔代替麦克阿瑟担任最高指挥官,他任命了詹姆斯·范·弗利特为第八军的指挥官。范·弗利特聪明,富有想象力,并且对激战并不陌生,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受过伤,曾在诺曼底领导一个攻击团,并指挥一个特种兵部队横穿法兰西,这是一个强悍的选择。范·弗利特对十个月来的战争形势迅速进行了估计,激烈的战斗锻炼了他的部队改变了他们的结构,强化了他们的能力。

南朝鲜部队起初指挥不力,装备奇差,看起来很容易被攻破,所以才成为中国军人首先攻击的目标。现在他们已经锻炼成为顽强的作战部队了,他们将承担更多的作战任务,并遭受巨大的伤亡。一个南韩军队扩增到美国陆军的计划,在一开始的步履蹒跚后蓬勃发展起来。

哈里·麦哈弗(退役美军上校):他们没有经过训练,因此有一个语言问题,最后我们尽我们所能把他们编成一对对的一个南朝鲜人,一个美国人。他们开始缺乏经验并且很害怕,如同我们中的大多数,最后成为很好的士兵,他们愿意为他们的国家而战,我们变得喜欢他们了。

解说:指挥官手中一张不变的王牌就是联合国军中的精英部队,他们来自英国、加拿大、土耳其、澳大利亚、法国、希腊、泰国、菲律宾、比利时、卢森堡、哥伦比亚和埃塞俄比亚,他们在战场上的战斗力非常强。范·弗利特对如何利用军对制空权的掌握也有很好的想法。

理查德德·海里恩(美国空军战史学家博士):朝鲜战争使美国空军感到意外,就像它给我们带来的其他方面的意外。朝鲜战争让世界傻了我们有一些F-51野马战斗机,这当然就是二战中富有传奇色彩的F-51战斗机。我们有数量有限的F-80轰炸机,这是第一代涡轮喷气作战飞机,如果想进行战略性的轰炸,我们有B-29战斗机。我们还有B-26中型轰炸机,它是一种非常好的双引擎攻击机。

解说:即使部队装备过时,在战争初期,面对力量薄弱的北朝鲜空军美国空军依然能够夺取制空权,白天它对公路上移动目标的轰炸正如预期般强大。加入舰载战斗机和轰炸机后,他们明显地阻止了朝鲜和中国军队的攻势。但是也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朝鲜属于多山地形,蜿蜒小径比公路还多,中国人民志愿军将他们的基本物资背在背上,行进在小路上。空军部队妄图封锁他们的补给,虽然经过漫长而耗资巨大的轰炸,但却收效甚微。

在战争的头几天里,过去曾使日本人屈服的螺旋桨飞机B-29非常好地打击了在目标稠密环境中迅速移动进攻的对手。但值得B-29飞机打击的工业目标却少得可怜,它只是进行一些白天的行动,用飞机毁坏铁轨,封锁严密的部队和供给站等。阵营对这些不人道的轰炸行为进行了严厉的抗议。

理查德德·海里恩:空中战事的技术真可谓日新月异,“二战”中尚刀枪不入,无懈可击的B-29飞机现在居然落后了,在朝鲜战争中的B-29飞机的主要对手是苏联的米格-15飞机,“二战”后设计的飞机能精准地击落B-29飞机,由于B-29飞机太容易受到米格-15战机的袭击,因此我们只得慎用B-29,基本只在晚上使用。

解说:联合国军的飞行员不得不像搜寻地面目标一样,详细地搜寻空中目标,米格-15飞机从鸭绿江后中国的庇护地飞来,在一个较短的走廊大规模攻击南部重要目标,这条走廊后来被称为“米格走廊”,飞行员通常都是拥有丰富作战经验的苏联人。

理查德德·海里恩:苏联派出了战斗机群进入远东地区来到朝鲜半岛,他们轮流参战,我们很快意识到必须快速提升部队的作战装备。1950年11月我们运输了F-86佩刀式喷气战斗机,到远东地区,这是第一代后掠翼喷气式战斗机,空中动力性能良好,设计精美。

解说:联合国军中驾驶佩刀式喷气战斗机的飞行员动作娴熟、技艺超群,因此很快便在与米格-15战斗机的较量中不相上下。到朝鲜战争结束的时候,美军喷气式战斗机的杀伤力明显超过其对手,双方阵亡比例为一比十。

陈晓楠: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发起的第五次战役结束之后,朝鲜战场上就再也没有进行过多军团、大规模的机动性作战。从1951年6月开始,双方在北纬38度附近的战线上,修筑了人类战争史上可以说是最为复杂、最为坚固的防御工事,这条遍布着地雷、铁丝网和永久性工事的接触线两侧是由火炮阵地、坦克群,还有各式的战壕组成的,长达数百公里的防御纵深,双方的百万大军把这里变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死亡深渊”。

而当战争进行到这样的僵持阶段的时候,坐下来进行谈判就成为唯一的选择,但是当时就连最悲观的人也没有想到,这场艰难的谈判竟然持续了两年之久。在漫长的辩论和打打停停之间,又有无数人被夺去生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